财来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爱去小说网www.suzumiya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阮欢的身子也是轻微一颤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傅赫川说出这句话,她想象出来的,是傅赫川在问,我不行吗?

王妈越发觉得不对劲,知道傅赫川的脾气,为了保命,她赔笑解释:

“傅先生,阮小姐,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去忙了,食材做出来也要时间的。”

语毕,逃之夭夭。

阮欢见王妈快速走了,也准备离开,转身时,后背凉飕飕的,刹那间,她的手臂被傅赫川一拉,直接拽到了卧室里。

房门紧闭,阮欢被迫抵在门前。

“你要干嘛?”

傅赫川紧贴着她:“不是说我虚么,如此关心我这方面的状态,不就是拐弯抹角让我拿出点实力用在你身上?”

阮欢急了,她只不过看傅赫川昨天身体太冷了,担心他身子虚,才跟王妈说了一嘴,没想到把事情搞成这样。

推不开,阮欢犟嘴:“你想多了,我是怕你虚,被闻总耻笑。”

傅赫川神色一紧,咬牙道:“我行不行,只有你知道。”

阮欢避开了他直逼的目光,挣脱不得,情急之下,阮欢直接弯曲腿,用力朝男人某个位置靠去。

傅赫川面色更紧了,疼得闷哼了声。

手上的力度也缓了些。

阮欢眼神一亮,抓住机会从傅赫川手中溜走,离开了房间。

傅赫川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并未上前去追,嘴角一扯,这丫头越发敢跟他对着干了。

话说傅赫川这边虚得不行,险些“沦落”到生蚝大补的地步时,霍倾州可谓是精神抖擞。

他牵着周柠的手,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公司。

过往的员工看到他们,皆礼貌地打招呼。

“总裁,总裁夫人好。”

霍倾州听了,嘴角上扬。

以前,他对这种打招呼无感,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听到底下的员工恭敬地称呼周柠时,他听了很舒心。

周柠倒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总裁夫人,你今天穿的衣服真好看啊,天生的美人胚子。”

有员工见周柠比霍倾州亲近许多,经过时,忍不住夸赞了好几句。

周柠羞涩道谢。

何媚走在身后不远处,听到了大家对周柠的追捧,心怀嫉妒,如果周柠不是霍倾州的妻子,现在啥也不是。

周柠没察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弃妇?闪瞎你们的狗眼

弃妇?闪瞎你们的狗眼

一碟开口笑
国公府嫡女沈若汐嫁于将军府,独守空房两年,尽心侍奉公婆贴补家用,丈夫凯旋却带回来一怀孕的女子,还许诺明媒正娶她为平妻! 好的很,这将军夫人她早就做够了,有什么可留恋,一纸和离书断的干净。 再见面,她已经成为人人颂扬的军中神医,为何负心人最后却一副被人抛弃的后悔模样?盯着她绝色艳艳的脸红了眼睛。 醋意大发的战王恼羞成怒,“萧将军,现在若汐是本王的王妃,想死本王成全你。”
言情 连载 28万字
名柯:我的搭档是琴酒

名柯:我的搭档是琴酒

逸玖玖玖呀
双男主,别进错了,主角纯黑,纯黑,纯黑 作为一同长大的搭档,白兰地可以说是被琴酒养大的。土生土长的酒厂二代羽川清曜因亲眼见证父母被FBI杀死,刺激太大昏迷,导致灵魂去二十一世纪玩了一圈,绑定系统重新回到柯学世界后,开始了撩撩琴酒,抓抓卧底;吓唬柯南,炸炸FBI的咸鱼生活。 黑方透子,不拆穿卧底,纯粹是主角恶趣味。 柯学世界,不讲科学,一切遵循柯学!!!! 不符合原着的都是私设!!!
言情 连载 0万字
学渣重生:签订契约只为你

学渣重生:签订契约只为你

柠小檬儿
“岑伊,你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我,只是一个以我为原型想象出来的人。你能不能行行好不要再纠缠我了?真想不明白,当年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!” 这是赵旭对岑伊说的最后一句话。 多年后赵旭一语成谶岑伊死了,死于一场车祸。 或许是因为死前强大的执念,岑伊重生了。做为代价岑伊不得不签订一个重生契约。眼看岑伊终于可以和自己爱慕多年的人修成正果,岑伊却发现自己做错了,从签订契约的那一刻就已经错了。
言情 连载 25万字
靖王爷的小奴儿

靖王爷的小奴儿

墨鱼芝心
她不过是刚好救了一个人。 没想竟招惹到当朝靖王爷。 据说他绝世无双倾国倾城,却腹黑狡诈残暴冷血。 百官畏他如虎,敌人惧他如狼,是名副其实的‘活阎王’。 她缩着脑袋,瞪着那个绝色男人,色厉内荏。 “这原本是咱俩双赢的合作协议,咋就变成了我的卖身契?” 某男人颠倒众生地一笑。 “做爷的小奴儿,那是你的福份。就你那个刁钻的择偶条件,除了爷,放眼天下,谁能满足你? 不随了爷,你能嫁得出去?” 她早忘了这茬
言情 连载 83万字
重生将女:侯爷又被打啦

重生将女:侯爷又被打啦

恶毒臭屁虫
前世秦家惨被灭门血流成河,秦宁认贼作父,成了父亲手里最好用却最见不得光的一把刀。 可原来害了秦家满门的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当她醒悟过来时却已被利用干净,落的身首异处的下场! 重活一世,她发誓要让虞家血债血偿,手刃仇人,一步步往上爬! 女扮男装入军营,不逊男儿郎,谁料却被祈安侯缠上。 秦宁:侯爷,属下手重,就不留情了。 谢长策:阿宁打我是爱我,否则她怎么只打我一个人!?
言情 连载 3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