缪白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爱去小说网www.suzumiya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-

“接着。”

萧观之扔给随鹤安一副面具示意他接着,随后翻身上马。

“大人,这是?”随鹤安不解,他牵着马儿扬了扬手中面露问道。

“你如果不想灰头土脸的话,你还是戴上的好。”

无烬白了他一眼,觉得这个姓随的除了在政治上敏感有前途外,其余时候都是傻了吧唧的。

不过……

就凭他昨日维护新帝的那一番话语,无烬也愿意接纳他,和他共事。

“出发!”

“驾!”

萧观之三人,在荼芙郡外20里与赤一汇合,他们到时大军已经准备开拔。

“主人。”

“赤一,准备更改路线,接下来绕过武阳郡、高陵郡,我们直奔朔南。”萧观之收起舆图,吩咐道。

“主人,为何?”

若是这样,他们会比原计划早三日抵达朔南。他们这些小羽毛赶路倒是没什么,问题是那个被主人带回来的那个凡人,受的住吗?

“因为这民情啊,如今不体察也罢!”

萧观之笑的有些嘲讽,如今的萧国就好像是个不懂事的孩子,它需要一个不容置喙的、强有力的领导者,无须听民间言论如何,只需拿出事实与之沟通即可。

“那个,这些都是随大人您出使的士兵吗?”随鹤安被这训练有素,军纪严明的羽林卫惊住了。

这还是他第一次见,传说中与新帝一同屠了数十户世家官僚的羽林卫。

在随鹤安的想象中,羽林卫应是身披玄色铠甲,手持利剑的狠辣之徒。可面前这支身着白色铠甲,头戴半脸面具的队伍,却显得有些圣洁。

这让随鹤安一时间有些割裂。

“没错,五千羽林卫会随本官一同出使越国。”

不过萧观之没说的是,这五千羽林卫会以何种方式出使。

五天后。

朔南郡。

军营外。

赤一打马上前,他凝视马下那气势如圭如璋的男子,问道:“阁下可是,朔南节度使荆墨扬?”

“正是在下,阁下是?”

荆墨扬回看对方,只见对方无论是衣着还是通身气度,都不是普通侍卫能有的,这让他有些疑惑,京中何时有这般人物了?

“羽林卫统领,赤一。”

赤一掏出羽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弃妇?闪瞎你们的狗眼

弃妇?闪瞎你们的狗眼

一碟开口笑
国公府嫡女沈若汐嫁于将军府,独守空房两年,尽心侍奉公婆贴补家用,丈夫凯旋却带回来一怀孕的女子,还许诺明媒正娶她为平妻! 好的很,这将军夫人她早就做够了,有什么可留恋,一纸和离书断的干净。 再见面,她已经成为人人颂扬的军中神医,为何负心人最后却一副被人抛弃的后悔模样?盯着她绝色艳艳的脸红了眼睛。 醋意大发的战王恼羞成怒,“萧将军,现在若汐是本王的王妃,想死本王成全你。”
言情 连载 28万字
名柯:我的搭档是琴酒

名柯:我的搭档是琴酒

逸玖玖玖呀
双男主,别进错了,主角纯黑,纯黑,纯黑 作为一同长大的搭档,白兰地可以说是被琴酒养大的。土生土长的酒厂二代羽川清曜因亲眼见证父母被FBI杀死,刺激太大昏迷,导致灵魂去二十一世纪玩了一圈,绑定系统重新回到柯学世界后,开始了撩撩琴酒,抓抓卧底;吓唬柯南,炸炸FBI的咸鱼生活。 黑方透子,不拆穿卧底,纯粹是主角恶趣味。 柯学世界,不讲科学,一切遵循柯学!!!! 不符合原着的都是私设!!!
言情 连载 0万字
学渣重生:签订契约只为你

学渣重生:签订契约只为你

柠小檬儿
“岑伊,你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我,只是一个以我为原型想象出来的人。你能不能行行好不要再纠缠我了?真想不明白,当年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!” 这是赵旭对岑伊说的最后一句话。 多年后赵旭一语成谶岑伊死了,死于一场车祸。 或许是因为死前强大的执念,岑伊重生了。做为代价岑伊不得不签订一个重生契约。眼看岑伊终于可以和自己爱慕多年的人修成正果,岑伊却发现自己做错了,从签订契约的那一刻就已经错了。
言情 连载 25万字
靖王爷的小奴儿

靖王爷的小奴儿

墨鱼芝心
她不过是刚好救了一个人。 没想竟招惹到当朝靖王爷。 据说他绝世无双倾国倾城,却腹黑狡诈残暴冷血。 百官畏他如虎,敌人惧他如狼,是名副其实的‘活阎王’。 她缩着脑袋,瞪着那个绝色男人,色厉内荏。 “这原本是咱俩双赢的合作协议,咋就变成了我的卖身契?” 某男人颠倒众生地一笑。 “做爷的小奴儿,那是你的福份。就你那个刁钻的择偶条件,除了爷,放眼天下,谁能满足你? 不随了爷,你能嫁得出去?” 她早忘了这茬
言情 连载 83万字
重生将女:侯爷又被打啦

重生将女:侯爷又被打啦

恶毒臭屁虫
前世秦家惨被灭门血流成河,秦宁认贼作父,成了父亲手里最好用却最见不得光的一把刀。 可原来害了秦家满门的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当她醒悟过来时却已被利用干净,落的身首异处的下场! 重活一世,她发誓要让虞家血债血偿,手刃仇人,一步步往上爬! 女扮男装入军营,不逊男儿郎,谁料却被祈安侯缠上。 秦宁:侯爷,属下手重,就不留情了。 谢长策:阿宁打我是爱我,否则她怎么只打我一个人!?
言情 连载 37万字